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开除”副总裁 8日喜马拉雅因虚假承诺“会员免广告”被约谈

2020-04-15 09:32:27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

4月12日,据多家媒体报道,音频内容平台喜马拉雅FM发布内部信,称其市场部副总裁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供应商贿赂;营销事业部某员工将其控制的公司作为代理商引入,谋取不正当利益。两人已遭到解聘,喜马拉雅表示保留追求法律责任的权利。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表示:“受贿罪是公诉案件,并不会因为公司不报案而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如果公安机关发现该犯罪行为可以依法进行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4月8日,因虚假承诺“会员免广告”、“提前看”、自动续费不规范等问题,喜马拉雅与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一起被约谈。

据天眼查资料,2020年3月23日,喜马拉雅新增一条股权冻结信息,冻结标的为子公司北京小雅星空科技有限公司。7天后的3月31日,喜马拉雅再次成为被执行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冻结其1000万元股权,冻结期限1094天。而更早前的2月中旬,喜马拉雅FM曾在官方微博推出助力抗疫送会员活动。但随后遭到部分网友吐槽表示领取会员却用不了,有人则称自己是会员,但仍要付费。

“高层受贿我认为是个案,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实际上很多互联网公司,尤其规模越大、盈利能力越强的互联网公司,包括被执行等问题更多。但其因会员问题被约谈我认为有‘急功近利’的趋势,”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对时间财经表示。

喜马拉雅运营主体为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喜马拉雅”),成立于2012年8月。2012年成立至今,喜马拉雅进行近10轮融资,拥有阅文集团、小米科技、京东金融,以及前不久刚被爆出员工造假的好未来等投资者,女艺人章子怡也曾为其股东。官网显示,喜马拉雅手机用户超过6亿,覆盖328类过亿有声内容,其在5年时间估值增长1000倍,有包括马东、吴晓波、高晓松、蔡康永、郭德纲、冯仑、龚琳娜、华少、黄健翔等多位明星艺人及700万有声主播。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喜马拉雅公司,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涉“虚假宣传”

据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官网显示,喜马拉雅平台在非会员状态下收听显示为“开通会员免广告”的项目,会员开通页面也显示为“免广告”,点击进入会员服务页面依然显示“免广告”。但点击查看“免广告”详情介绍却为“可免除播放页面的图片广告、节目前的声音广告”,并非免除全部广告,且在实际体验中还是有开屏广告,在收听页面暂停后还会弹出其他节目广告。

在21N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上,除会员强制自动续费等问题,喜马拉雅还被指存在“虚假宣传、阴阳合同”等问题。据投诉人金先生反应,其在3月2日通过喜马拉雅节目主播中推荐的微信号,对方称为南宁伊缘情感婚姻公司,可帮助其挽回分手女友,并承诺指派三位心理咨询师,量身为其订做服务,以及电话中承诺服务步骤,要求交人民币9800元,其交款后于微信发了一份电子合同,承诺30天确定和女友恋爱关系,不成功全额退款9800元。“上面电话中承诺的一条也没有做到,我联系公司负责人,微信语音不接,要求退款,对方置之不理,称有问题可以走司法程序起诉!”金先生还表示,其收听的该节目在喜马拉雅平台上推荐微信号,有几千人关注。

2019年11月23日,林女士于也投诉表示,其在2019年9月份跟男朋友闹别扭后在喜马拉雅听书的广告中下载“小鹿平台”,随后,林女士先后交款5790元后,表示并没有达到效果,且“给完钱态度完全改变,目前申请声誉2900元退款迟迟得不到受理。”

一直以来,因内容审核及版权纠纷等,喜马拉雅受困于司法官司中。天眼查提示,喜马拉雅目前司法风险超千条,法律诉讼992条,多为著作权纠纷、合同纠纷等。包括王宝强、彭于晏等也曾因名誉权纠纷等与喜马拉雅对簿公堂。

中国裁判文书2020年3月31日一份裁判文书显示,喜马拉雅曾因“审核纰漏”被彭于晏告上法庭。裁判文书显示,喜马拉雅公司因不服彭于晏及二审上诉人陈轩、麦麦哒(北京)饮品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喜马拉雅公司申请再审称,其作为网络平台,对于信息的传播确实存在审查义务,但不能对该项义务提出不切实际、不合理的苛刻要求。“尤其在审核类似案涉音频内容是否涉嫌侵犯明星名誉权问题时,网络平台并不能直接扮演裁判者的角色。”

但法院审理则认为,喜马拉雅公司作为陈轩发布案涉音频之平台所属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有义务且完全有技术能力对侵权信息进行甄别并采取必要措施,对违法内容理应及时删除,故对于陈轩通过喜马拉雅公司下属网络平台发布的侵犯彭于晏名誉权的音频,喜马拉雅公司在多重审查后未及时删除,一、二审法院据此认定喜马拉雅公司应承担相应连带责任,并无不当。随后,法院以喜马拉雅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所提供的证据亦无法支持其观点等驳回了其再审请求。

据环球网报道,2018年11月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曾对彭于晏起诉微博加V用户陈某、某饮品公司、某视频App公司以及某音频网络公司(以下简称“陈某及三公司”)侵犯名誉权一案二审公开开庭宣判。据庭审结果,上海一中院维持一审认定名誉侵权成立,陈某及三公司对彭于晏发表道歉声明、陈某和某饮品公司共计赔偿27万余元、某视频App公司和某音频网络公司承担部分赔偿款的连带清偿责任的判决。

上市受阻?

在线音频市场喜马拉雅FM、荔枝、蜻蜓FM三国鏖战已久,目前,中国市场上的音频平台包括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懒人听书FM等。据易观此前发布《2019中国泛知识付费市场专题分析》显示,喜马拉雅在用户规模和月活跃用数量上位居第一位,其次是荔枝和蜻蜓FM。而据《中国经营报》,2018年5月开始,包括蜻蜓FM和喜马拉雅都在筹备上市事宜,希望能抢到“移动音频第一股”。随着荔枝2020年1月17日已赴美上市,喜马拉雅上市进程再度引发关注。

2018年5月25日,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2011年,我们投资喜马拉雅FM,今年已经估值200亿,明年希望能够进入国家A股上市,正在做这样的准备。”

随后,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回应表示(消息)不属实,没有任何IPO安排。彼时,上海证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喜马拉雅FM运营主体)第二大股东,持有后者10.36%的股份。

2019年年中,喜马拉雅发生重要人事变动和股东结构调整。天眼查显示,自2019年5月24日至6月24日,喜马拉雅有19家企业撤出其股东行列,其中就包括明星章子怡持股的深圳兴旺红筹回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此外,包括小米副总裁洪峰在内的12名董事也悉数退出。

2019年8月,随着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特大非法集资案曝光,该公司实控人戴志康被捕,喜马拉雅在官微发布声明表示,上海证大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曾为喜马拉雅早期的投资人,但戴志康从未参与过喜马拉雅业务经营与业务决策。

2019年9月,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正式更名为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目前喜马拉雅大股东为上海喜全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比例92.86%,最终受益人为余建军和陈宇昕。彼时,喜马拉雅股东结构大调整也曾引起外界对于其上市的猜测。

据证券日报2020年4月12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喜马拉雅正与腾讯进行新一轮融资,计划融资规模为40亿元,估值240亿元。同时,喜马拉雅正搭建VIE架构,并决定明年在香港上市,目标估值500亿元。对此,喜马拉雅相关工作人员仍否认其上市计划。

“从多方渠道求证,喜马拉雅确实有上市计划。但我肯定,其在2020年不会在美国上市,除受国外疫情影响外,一批中概股最近被爆出财务造假等问题,一段时间内国内企业IPO斗不会有好的价格,我觉得未来两年喜马拉雅上市都需要更好的去做评估。”艾媒咨询分析师张毅对时间财经表示。(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