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厦门农商行IPO添“疑云”:业绩存忧董事长王晓健辞职

2020-10-20 15:47:40    来源:中国网财经

正处IPO排队的厦门农商行近日因4350万股股权遇冷流拍引起多方关注。根据阿里司法拍卖网,此次拍卖共有4400万股厦门农商行股权,以每股5.5元拆分为88笔,每笔50万股进行拍卖,起拍价合计2.42亿元,最终仅1笔在拍卖结束的最后关头以起拍价成交,其余87笔共4350万股股权均因无人报名导致流拍。

据悉,以上4400万股股权为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闽泰实业”)所持有,处质押状态。厦门农商行2019年年报显示,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持有该行约0.4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1.22%,其持有股份已全部冻结。另据中国执行公开信息网显示,闽泰实业于2020年3月23日、9月10日两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约为5934.57万元、7839.33万元。

除以上情况外,值得注意的是,厦门农商行第六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新大”)于2020年1月2日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老赖”;该行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利息净收入维持2019年下滑态势,信用减值损失大增72.22%。在此业绩背景下,该行于2020年8月11日突然宣布董事长王晓健辞职,由行长谢滨侨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2012年7月,厦门农商行正式挂牌开业,该行于2017年12月首次报送IPO招股说明书,后于2018年6月第二次报送招股说明书,IPO审核状态至今仍为预先披露更新。以上情况是否会对厦门农商行冲击A股造成影响?中国网财经记者向该行年报披露邮箱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复。

就厦门农商行大额股权拍卖及流拍、大股东为“老赖”、董事长突然空缺的情况,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股权被拍卖以及流拍可能会向市场传递一定的负面信息,对投资者判断银行股权价值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投资者对IPO股权的认购。大股东为“老赖”,一是影响银行的公司治理效率;二是对银行声誉产生不利影响;三是增加了银行后续处理与股东相关事务的难度,比如资本补充、关联贷款等。而董事长空缺可能会对IPO工作的推进带来不利影响,很多重大决策没有一把手强力推动无法完成。

股东问题凸显

就厦门农商行此次4350万股股权流拍具体来看,根据阿里司法拍卖网,厦门农商行4400万股股权在该平台上被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本次拍卖通过议价方式确定以每股5.5元拆分为88笔,每笔50万股进行拍卖,每笔股权评估价及起拍价均为275万元,起拍价合计2.42亿元,最终仅1笔在拍卖结束的最后关头以起拍价成交,其余87笔共4350万股股权均因无人报名导致流拍。

阿里司法拍卖网显示,此次厦门农商行4400万股股权拍卖信息中,标的物介绍一栏出具的《关于股权拍卖时示明竞买人条件的函》显示,这4400万股股份为闽泰实业所持有,因在与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案件中成为被执行人,导致其持有厦门农商行股权被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拍卖。

根据厦门农商行2019年年报,闽泰实业持有该行约4555.60万股股权,持股比例1.22%,其持有股份已全部冻结,其中4400万股股权质押,与此次拍卖的股权数量正好吻合。另据中国执行公开信息网显示,闽泰实业于2020年3月23日、9月10日两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约为5934.57万元、7839.3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闽泰实业外,2020年10月20日,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厦门农商行的第六大股东中融新大于2020年1月2日成为失信被执行人;2020年1月2日至2020年10月15日期间22次成为被执行人。该公司法人王清涛于2019年7月3日至2020年9月1日期间15次收到限制消费令。

中融新大成立于2004年10月,注册资本33.81亿元人民币,是以能源化工、金融投资、物流清洁能源、矿产资源开发为主业的企业。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联合信用评级、标普等机构相继下调中融新大的主体信用评级,主要因其融资难度增大,公司融资纠纷较多以及大量资产和股权因质押或冻结受限,偿债能力下降。2020年,中融新大两只债券分别出现场外兑付和实质违约,进一步凸显其流动性的紧张。

厦门农商行2019年年报显示,中融新大持有该行约1.76亿股股权,持股比例为4.72%,其持有股份已全部冻结。

董事长辞职、业绩存忧

公开资料显示,厦门农商行前身为全国首家地市级统一法人联社——厦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是在有着60多年发展历史的厦门农村信用社基础上整体改制而成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2 年7 月16 日正式挂牌开业。2017年12月,厦门农商行首次报送IPO招股说明书,后于2018年6月第二次报送招股说明书。根据证监会网站于2020年10月16日更新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截至2020年10月15日,该行IPO审核状态仍为预先披露更新。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除了股东问题凸显外,厦门农商行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利息净收入维持2019年下滑态势,信用减值损失大增72.22%。在此业绩背景下,该行于今年8月突然宣布董事长辞职,由行长谢滨侨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这些情况或对厦门农商行冲击A股产生影响。

2020年8月11日,厦门农商行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变更的公告,宣布董事长王晓健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该行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及相关委员会职务,该行行长谢滨侨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另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业绩方面,厦门农商行披露的2020年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该行上半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8.69亿元、5.03亿元,增速对应为14.24%、-12.67%。

根据利润表,厦门农商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下滑,中间收入亏损加大,投资收益、信用减值损失大增。2020年上半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14.13亿元,增速为-2.95%;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0.51亿元,增速为-8.51%;投资收益为5.09亿元,增速为163.73%;信用减值损失为6.82亿元,增速为72.22%。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厦门农商行便出现利息净收入下滑、投资收益大增的情况。数据显示,2019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30.11亿元,增速为-12.90%;投资收益为5.46亿元,增速为513.48%。(记者 常实 曾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