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兴商誉减值致两年亏23亿 频频将募资变相补流

来源: 长江商报

刘双广推动的产业转型之路,实在让投资者高兴不起来。

二级市场上,7月28日,高新兴(300098.SZ)大跌11.18%,股价为4.53元/股,一个月,累计跌幅达30%。

与二级市场表现不佳对应的是有点糟糕的基本面。2019年、2020年,高新兴合计亏损22.60亿元。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仍然为亏损。

2010年,高新兴登陆A股市场,当时,公司主要从事通信基站/机房运维综合管理业务。上市后,刘双广大举推动公司产业转型,途径是外延式收购。

wind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高新兴相继收购了讯美电子、创联电子、国迈科技、中兴智联、中兴物联等10来家公司,向车联网、物联网、智慧城市等方向发力。

然而,高溢价并购之后,并购标的并未完成承诺的业绩,巨额商誉减值,导致公司两年持续大幅亏损。

备受关注的是,2015年、2017年,高新兴曾两次通过定增配套募资,用于相关资产收购、项目建设等。从结果来看,至少是截至2020年,募投项目多未达到预期。

如今,高新兴又在筹划定增募资不超过14.68亿元,用于相关项目建设。在经营接连亏损的情况下,这一次,高新兴能成功吗?

拟再募资14.68亿布局智能产业

高新兴产业转型继续推进,不过,因为囊中羞涩,无奈向市场再次伸手。

去年10月16日晚间,高新兴披露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预案。当时,计划募资不超过18.28亿元,用于智能制造基地项目、智能轨道交通产业基地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三项目计划总投资18.59亿元,拟分别使用募资7.08亿元、3.20亿元、8亿元,合计为18.28亿元。

今年7月14日晚,公司披露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拟募资总额缩减至不超过14.68亿元。对照9个月前的预案发现,拟募资金额缩水,主要集中在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项目,调整后的计划是拟使用募资4.40亿元,较预案少3.60亿元。

对于两个实体项目,高新兴称,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将解决公司产能不足、产品大量外协加工问题,新增约800套物联网产品生产及组装产能,并提供生产所需的仓储场地。智能制造基地项目还将为公司提供集中研发、测试场所,以及生产和研发人员的配套宿舍。智能轨道交通产业基地项目属于公司子公司高新兴创联整体搬迁项目。

据披露,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建设期2年,预计100%达产后年实现营业收入15.23亿元,年均净利润1.39亿元,税后投资内部收益率为14.92%。智能轨道交通产业基地项目建设期3年,由子公司高新兴创联实施。预计创联公司搬迁后年实现营业收入2.98亿元,年均实现净利润5025.66万元,税后投资内部收益率为15.95%。

暂且不论上述两个实体项目能否顺利实施,单就智能轨道交通产业基地项目实施的必要、业绩可实现而言,令人质疑。2019年、2020年,高新兴接连对智能轨道交通产业基地项目实施主体高新兴创联相关商誉计提减值准备4.91亿元、1.82亿元,主要原因为产品研发、行业政策和市场竞争方面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高新兴大力推进该项目实施,是否有必要,未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市场难以释疑。

事实上,此前,高新兴的募投项目多未达到预期。

2015年、2018年,高新兴在收购资产之时进行了配套募资,分别募资12亿元、3.30亿元。

2015年的配套募资,除了支付现金对价及补充流动资金未变更外,包括区域运营中心项目、智慧城市项目等均进行了部分或全部变更,部分未达到预期。调整后,1.09亿元投资中兴智联,其承诺2016-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13.41万元、1015.48万元、1619.76万元,实际数为116.90万元、-1091.16万元、1759.81万元,整体上未兑现承诺。智慧城市项目,预计为高新兴贡献收入3.29亿元,毛利1.02亿元,实际上,累计实现毛利8384.88万元,也未达到承诺目标。

2018年的配套募资项目,多数也进行了变更。其中,公司将中兴物联物联网产业研发中心项目部分变更为5G和C-V2X产品研发项目,而后面的项目则被终止。

募投项目多变更,高新兴再抛定增募资,新的募投项目可信度有多高?

频频将募资变相补流

再度募资的高新兴存在变相将募投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迹象。

2010年上市以来,高新兴实施了四次定增,其中两次为配套募资,加上首发募资,公司股权融资累计数为21.46亿元。

上市之时,公司IPO募资6.16亿元,最终,公司合计将2.28亿元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此次募资净额的39.72%。

2015年的配套募资,合计有1.81亿元募资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的配套募资,1188.95万元资金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上述补充流动资金的募资中,有部分是终止变更后的募投项目未使用的募资。如2019年5月,高新兴将前次募投项目宁乡、清远、张掖、喀什智慧城市PPP项目结余募集资金5686.3万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2020年10月,公司终止前次募投项目5G和C-V2X产品研发项目,将剩余募集资金本金1.28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综上所述,高新兴三次股权融资,均存在将募投项目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现象,金额合计为4.21亿元,占募资总额的19.62%。

频频补充流动资金,高新兴将这些资金用于何处?

高新兴成立于1997年,2010年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上市之初,公司主要从事通信基站、机房运维综合管理业务,客户主要为中国移动等三大通信运营商。

但是,上市之后,高新兴的经营业绩就变脸。2010年至2012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0.40亿元、0.30亿元、-0.41亿元,接连下降,2012年出现亏损。

或许早已预见到盈利能力下滑,上市第二年,高新兴就开始大规模并购,推进产业大举转型。

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高新兴相继收购了讯美电子、创联电子、国迈科技、中兴智联、中兴物联、神盾信息、嘉兴永迈等10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其中,收购创联电子、国迈科技的交易价格达12.88亿元,向中兴通讯收购中兴智联、中兴物联的交易价格合计约为8.30亿元。

上述收购,部分采用现金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收购存在高溢价,因为形成较大规模商誉。2018年底,高新兴账面商誉余额为17.42亿元。

系列并购之后,高新兴的主营业务大变样。在2020年报中,高新兴称,其致力于感知、连接、台等物联网核心技术的研发和行业应用的拓展,愿景是成为全球智慧城市物联网领先的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然而,并购并未让高新兴高兴起来。2013年至2018年,借助并购标的业绩贡献,公司营业收入从5.37亿元增长至35.63亿元,净利润从0.54亿元持续增长至5.40亿元,二者分别增长约5.64倍、9倍。

不过,随着标的业绩变脸,计提巨额商誉减值,以及市场环境发生变化,高新兴的经营业绩再度亏损。2019年、2020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6.93亿元、23.2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4.41%、13.63%,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1.57亿元、11.03亿元,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1.83亿元、11.55亿元,两年亏损约23亿元。2018-2020年,其账面商誉从17.42亿元降至1.47亿元。

今年上半年延续亏损。公司预计亏损金额为3400万元-4700万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5400万元-6700万元。

继续大举推进募投项目建设,高新兴能否扭转经营不利局面,有待进一步观察。(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精彩放送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