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纳川股份经营10年无起色 扣非净利同比降逾80%

2021-03-31 14:41:14    来源:长江商报

陈志江还是选择让出公司控制权。

3月29日晚,纳川股份(300198.SZ)披露,陈志江拟将所持公司5.01%股权协议转让,受让方为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江环保集团),转让价格为2.22亿元。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陈志江不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且公司进入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状态。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陈志江让出纳川股份控制权是无奈之举。目前,陈志江所持纳川股份的股权质押率约为80%。

纳川股份于2011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上市次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97亿元。此后,净利润频繁波动,2018年巨亏3.97亿元。2019年,借助出售资产后的会计核算方法调整,净利润超过2亿元,实则仍然亏损。2020年,虽然实际经营业绩有所反弹,但仍然不超过6000万元。

纳川股份原本主营管材业务,上市后也通过并购等途径发力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材料贸易等领域,但效果不佳。

备受关注的是,本次受让方长江环保集团,系长江三峡集团全资子公司。如果本次股权交易事项顺利完成,长江环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将持有纳川股份20.29%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或许,在新的第一大股东助力下,纳川股份将迎来新生。

扣非净利同比降逾80%

纳川股份的经营业绩依旧在低位徘徊。

根据业绩预告,2020年度,纳川股份预计实现净利润5000万元–6000万元,同比下降74.70%-78.92%。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3400万元-4600万元,同比下降80.42%-85.53%。

按此,去年第四季度,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0.07亿元至0.17亿元、扣非净利润0.05亿元-0.17亿元,同比实现扭亏为盈,但环比则出现小幅下滑

其实,这样的经营业绩,对纳川股份而言在正常范围。

2011年4月7日,纳川股份登陆A股市场。上市之前及初期,公司经营业绩表现良好。2008年至2012年,公司业绩逐年增长,营业收入从1.09亿元增至3.97亿元,净利润从0.22亿元增至0.97亿元。

但从2013年,纳川股份经营业绩开始大幅波动。2013年至2015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92亿元、0.49亿元、0.27亿元,同比下降5.43%、46.16%、45.83%,连续三年下降。

2016年、2017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64亿元、0.71亿元,同比增长138.67%、11.45%。这两年,公司净利润实现回升,可能与大规模并购有一定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2014年,纳川股份合计耗资约2000万元收购上海耀华51%股权、惠州广塑100%股权,延伸产业链。2014年出资5.02亿元收购福建万润100%股权,追赶新能源汽车热点。2017年5月,又出资5亿元设立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启源纳川。设立不久,启源纳川就以18.64亿元从联想控股等股东手中收购了星恒电源61.59%股权,加码新能源领域布局。随后又有零星收购,到2017年底,启源纳川合计持有星恒电源64.90%股权。

此外,纳川股份还相继收购纳川管道、通过1.28亿元增资获得嗒嗒科技18.69%股权等,布局材料贸易等业务。

至此,公司的产业由管材延伸至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材料贸易等领域。

然而,上述并购并未助力纳川股份经营向好,相反,公司还因此深陷亏损。2018年,受资产减值等因素影响,公司亏损3.97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15亿元。

2019年,表面上,公司实现净利润2.37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实际上,公司参股基金启源纳川处置其投资标的星恒电源股权,导致对星恒电源控制权的丧失,启源纳川对星恒电源的股权处置收益及对剩余长期股权投资的会计核算方法由成本法转为权益法,正向影响净利润3.71亿元。如果剔除这一事件影响,公司则亏损1.34亿元。

综上所述,上市10年来,纳川股份经营一直未能有效突破,净利润长期处于低位徘徊。

或许,左右腾挪、多方施策,仍未能达到预期,陈志江无奈之际,选择了逐渐放弃。

国资密集动作成大股东

陈志江让出控制权,除了纳川股份经营压力,还有自身资金紧张等问题。

2003年,陈志江在福建泉州创办纳川股份,主营给排水管材的研发、制造、销售及服务,经10多年发展,公司成长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给排水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国内外建设了长度超过10万公里给排水管网。但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纳川股份管材主业优势不再,虽然一再筹划转型,但效果不佳。

上市之初,陈志江直接持有纳川股份32.35%股权,2013年,因为离婚,陈志江所持股份被分走一半,持股比降至16.14%。随后,陈志江参与公司定增,持股比升至25.96%。

长期以来,陈志江实施股权质押,受二级市场股价波动等因素影响,其股权质押率一度超过90%,存在较大风险。2019年4月,陈志江将所持5.01%股权转让给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及三峡集团旗下的三峡资本控股等联合设立的产业基金睿汇海纳,转让价格为2.23亿元。随后,睿汇海纳将所持股权转让给长江环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三峡资本,转让总价为4.12亿元。

截至目前,陈志江直接持有纳川股份20.95%股权,股权质押率约为80%。

纳川股份自身也存在资金压力。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7.96%,账面货资金2.34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2.27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6.07亿元,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

无论是纳川股份还是自身均存在资金压力,加上公司经营不佳,导致陈志江让出公司控制权。

备受关注的是,受让方长江环保集团,系国有独资公司长江三峡集团全资子公司。

2019年以来,长江环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三峡资本通过协议受让、二级市场上增持等途径,获得了纳川股份15.28%股权。如果本次股权转让事项顺利完成,其持有纳川股份的股权比例将上升至20.29%,超过陈志江的15.94%,成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由于长江环保集团方面与陈志江在持股比例方面并无明显优势,加上二者均未获得董事会一半以上的席位,因此,纳川股份将变更为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年来,长江环保集团与三峡资本在二级市场上动作频频,除了持股纳川股份外,还入股有武汉控股、国祯环保、四川能投发展、长江证券、福能股份、兴蓉环境、上海环境、北控水务等多家公司。此外,二者还间接入股A股公司。今年3月12日晚,A股公司华光环能公告称,下属控股子公司国联环科拟以增资扩股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长江环保集团、三峡资本。增资完成后,长江环保集团及三峡资本将合计持有国联环科25.58%股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长江环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三峡资本入股的上市公司,多主营环保、能源等业务。

业内人士分析称,未来,长江环保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三峡资本可能会有进一步动作,拿下纳川股份控制权的可能较大。随着纳川股份易主,其经营或将实现改善。长江商报记者魏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