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汽车 >

北京门店人去楼空 前途汽车谢幕倒计时

2020-11-13 10:58:37    来源:北京商报

首批拿到新能源造车“双资质”,并造出高端跑车欲与特斯拉硬刚的前途汽车,正黯然落幕。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前途汽车资金链断裂后,位于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已经撤出,同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楼空。

作为最早入市的造车新势力之一,由于产品定位过高、融资受阻等问题,唯一量产车型K50推出不到两年,前途汽车便接连“爆雷”。随着市场变化和政策调整,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由蓝海变为红海,在资金承压、线下门店收缩局面下,前途汽车前路未卜。

门店人去楼空

2018年4月20日,前途汽车首家体验店落户寸土寸金的三里屯北街,时隔两年多,随着前途汽车问题缠身,该店已悄然撤出。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此前为方便过往消费者直观看到展车而设计的落地橱窗已贴上磨砂贴膜,店内精致装修也被铲平,露出光秃秃的水泥墙。

据了解,这家名为“前途·驿”的前途汽车首家体验店,得益于三里屯核心地段的高客流优势,开业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前途汽车的集客利器。对于店面撤出原因,一位前途汽车官方客服仅表示“撤了”,其他避而不谈。

事实上,除“前途·驿”,前途汽车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体验店及交付中心也已撤出。北京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店大门紧闭,店内仍摆放着K50展车,落地窗上已贴上招商标语,店外一辆落满灰尘、车轮没气的试驾车停放在门口。该店面房东对记者表示,2018年与前途汽车签订租赁合同,去年该店开业,不过近日已解约,正在招商。

前途汽车官网显示,2018年起,前途汽车开始在北京、上海、广州以及苏州、成都开设线下直营体验店,并开启扩张模式。其中,北京设立两家门店,一家位于三里屯太古里,一家位于金港汽车园区,随着两家店相继撤出,意味着前途汽车已撤出北京市场。

同时,一位上海华府天地前途汽车体验店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上海也仅剩一家前途汽车直营店,而位于闵行区的门店也已关闭。

卖车难成本高

“撤店是因为前途汽车无法支付房租。”上述店面房东直言,当初双方签订10年店面租赁合同,展厅面积4300平方米,一年租金约500万元,但合同执行第二年前途汽车便开始拖欠房租。“今年拖欠半年多,后来双方解约了。”他表示。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直营店租金、服务中心及人员薪酬等营销支出持续高位,是造车新势力车企高成本的来源之一。据统计,造车新势力企业营销支出占营收比例超20%,传统车企则仅为10%左右。

前途汽车官网显示,此前前途汽车共在线下开设9家门店,其中一部分选择在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商圈,希望借助高端商场人群定位及较大客流量提升品牌形象和认知度。然而,不同于传统车企的经销商模式,选择直营店模式意味着所有展厅的装修开销及人员成本均由企业负担,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企业造成成本压力。“前途汽车金港体验店装修花费达1200万元,比一年租金都高。”上述店面房东透露。

不过,前期高成本投入并未让前途汽车获得相应回报。2018年8月8日,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前途K50在苏州生产基地正式上市,该车型定位纯电动双门双座跑车,综合工况续航里程为365公里,售价高达75.43万元,补贴后售价也达68.68万元。

上市后,K50因市场定位和定价太高,目标人群又太小,并未让前途汽车迅速打开市场,该车型遭遇滞销。一位金港汽车公园工作人员表示:“前途汽车店内很少有人光顾,K50售价太高。”数据显示,上市后K50累计销量不足200辆。

实际上,用超跑树立品牌想象,前途并不是第一家,此前特斯拉也曾规划该发展路径,不过因市场小众电动跑车很难作出亮点,因此在后期推出更务实车型,但显然以特斯拉为目标的前途并没有吸取教训。此前,有消息称,前途线下门店为清理库存,K50曾被28万元低价售出。对此,一位前途汽车体验店工作人员表示,曾有一批车型因为特殊原因降价销售,但目前没有任何优惠,订车时间也不能保证。

颜景辉表示:“不同于传统车企由经销商承担部分销售成本,直营店由厂家负担,在品牌达到宣传效果后,此前搭建的实体店如果在效益上达不到要求,厂家持续投入将使成本激增。”

融资遇困资金链断裂

前途K50的销量不仅追不上线下门店的“烧钱”速度,也把前途汽车的节奏完全拖垮。

事实上,走到退出一线市场的前途汽车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当其他造车新势力车企还在为资质而发愁、还在展示PPT向资本市场“讲故事”时,前途汽车便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并推出首款车型。如今,不仅线下门店接连关闭,前途汽车也正经历至暗时刻。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造血”能力不足情况下,前途汽车资金链断裂。据了解,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2015年9月正式登陆新三板,成为新三板新能源第一股。去年4月19日,长城华冠宣布退出新三板,长城华冠的持续亏损同时加剧了前途汽车的困境。

数据显示,从2015年上市到2018年底在新三板挂牌期间,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2200万元、-9800万元、-2.26亿元、-6.06亿元。据统计,自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成功募资5次,合计募集资金21.2亿元。有消息称,长城华冠用于造车的20亿元资金已经于去年9月全部用完。去年,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表示:“原计划在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资款,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据了解,上述融资款项金额高达10亿元,原计划最晚于去年11月到账,如今却一拖再拖。

造车资金紧张局面下,前途汽车也开始进行人员缩减。据了解,去年7月起,前途汽车率先停发A、B、C三个级别的员工工资。截至目前,前途汽车及母公司长城华冠共推出三份离职结清协议书。据了解,长城华冠及旗下子公司(含前途汽车)从去年开始大量扩招,人数从原来的600余人迅速扩张至2000多人。有报道称,截至今年4月3日,长城华冠微信大群内员工剩余不足1440人。在曝出公司欠薪后,陆群也被法院实行限制消费令。

业内人士表示,造车非常烧钱,长城华冠的融资全部投入造车,但推出的车型发展路径失误,让企业错失前期优势,造成如今的局面。

不过,前途汽车并没有放弃造车,根据企业规划将在明年交付第二款量产车型。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在融资困难的情况下,第二款车的研发势必还要继续烧钱,前途汽车的资金能否支撑还很难说。即便第二款车型推出,但现在渠道收缩后没办法很好地推广,产品推出后对企业促进作用也不会很大。

针对融资情况以及第二款新车的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前途汽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刘洋刘晓梦/文并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