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汽车 >

北汽新能源经营业绩巨额亏损 刘宇掌舵两月寻找C端市场突破机会

2021-03-22 13:52:38    来源:长江商报

作为最早入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传统车企之一,北汽新能源已从引领者变成追随者。

日,北汽蓝谷(600733.SH)数据显示,2月份北汽新能源的总销量为1012辆,和去年同期的1002辆销量相比,只增长了10辆。这一惨淡的销量数据,已被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远远甩在了后面。

2020年,北汽新能源售车25914辆,同比下降82.79%。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显示,北汽新能源的产能达18.5万辆,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4%。而且,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为-62亿元到-67亿元。

业绩不佳先换帅。1月25日,刘宇成为北汽蓝谷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刘宇曾多年在北京现代工作,然而北京现代的销量也在不断下滑

北汽新能源如何转变,刘宇提出,过去北汽新能源在营运车辆投入过多,而面对新的市场需求,转型节奏没有跟上。年来,公司提出要自我革新,加大私人用户市场力度,重点突破C端市场。

销量增幅远低于行业均值

中国纯电动车市场“七连冠”,北汽新能源的这一成绩已成为过去。

日,北汽蓝谷公告,旗下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新能源”)2021年2月销量为1012辆,本年累计销量2084辆,同比下降30.72%。其中,公司2月销量同比2020年同期的1002辆销量相比,只增长了10辆。

中汽协数据显示,1-2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1.7万辆和28.9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9倍和3.2倍。其中,2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万辆和11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2倍和5.8倍,2月份新能源汽车已连续8个月刷新当月产销历史记录。

尽管北汽新能源销量也在增长,但与全国水相比严重“拖后腿”,甚至不如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水

2021年2月,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交付量分别为5578辆、2300辆和2223辆。

作为国家战略新兴产业之一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开拓者,北汽新能源创立于2009年,是我国首家独立运营、首个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2017年,北汽新能源销量达10.32万辆,同比增长98%,成为国内首家年产销超过十万辆的纯电动车企,占据国内当年新能源车23%的市场份额。

2018年,北汽新能源再进一步,全年销量达15.8万辆,同比增长53.11%。而且,2018年,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新能源车企。

2019年,北汽新能源销量虽稍有下滑,但市场地位依旧稳固。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销售纯电动汽车15.06万辆,虽然同比减少了4.69%,但仍问鼎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的宝座。

2020年,北汽新能源销量急转直下,当年售车25914辆,同比下降82.79%。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我国纯电动乘用车共售100万辆,同比累计增长16.1%。

日,有消息称,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可能会被收购,而这个收购者就是小牛电动车。

有知情人士介绍称,小牛在美上市后也想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目前需要切入点,北汽新能源现在业绩不好,所以小牛想以收购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作为切入点,来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

对此,小牛电动CEO李彦回应称,“这个跟小牛电动没有关系,属于误传。”对于今后是否有涉足四轮电动车的计划,李彦表示,不会,我们一直是聚焦于两轮电动车。

尽管李彦否认了收购北汽新能源的工厂,但这对后者而已并不是好消息。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显示,北汽新能源的产能达18.5万辆,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4%。

重视B端市场“作茧自缚”

销量严重下滑,北汽新能源的经营业绩也陷入巨额亏损。

期,北汽蓝谷公告称,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到-65亿元,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为-62亿元到-67亿元。

北汽蓝谷认为,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尤其是占比较高的对公销量受疫情影响严重,导致收入和毛利大幅下降,使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因此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30亿元。

业绩不好,换帅成了最低成本的调整。1月25日,北汽蓝谷公告称,选举董事刘宇为北汽蓝谷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资料显示,2012年,刘宇进入北汽集团,曾先后担任北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采购中心主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2018年6月至2020年6月,刘宇担任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任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北京现代销量分别为81.6万辆、74.6万辆、70.3万辆和50.2万辆,同比降幅分别为27.8%、8.6%、5.7%和28.7%。

2020年7月,刘宇成为北汽蓝谷经理,一个月后,他成为公司董事。

刘宇掌舵后,北汽新能源如何破题,他自己已在寻找答案。

“我们在做一次蜕变,把自己的皮蜕掉,争取爬出来的是另外一个样。”刘宇在2021年2月公开表示。

刘宇看到了北汽新能源的溃败,也分析了“作茧自缚”的原因。“我们前面走得很快,走得很好,低成本、速度快,取得了一定的市场领先优势。但toB端的车辆快速取得市场销量以后,又让我们止步于业绩。”

刘宇表示,疫情之后,营运车辆市场空间在进一步缩小,私家车市场在扩大。过去北汽新能源在营运车辆投入过多,而面对新的市场需求,转型节奏没有跟上。年来,公司提出要自我革新,加大私人用户市场力度,重点突破C端市场。

北汽新能源新闻发言人连庆锋表示,销量的变动,既是整个市场竞争的调整结果,更是北汽新能源整个经营班子主动调整的结果。

“过去十年里,我们关注的是快、销量、高速,从2.0发展阶段开始,北汽新能源的关键词是‘高质量、可持续’,这两年开始逐步在谋划大的调整和转型。”连庆锋说。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两年国内很多网约车台大量采购新车,让北汽新能源等依靠B端市场的车企尝到甜头,但对于C端市场的忽视,让其在B端市场遭受冲击后没有反击余地。长江商报记者 金度

    相关阅读